中青报:城区教师犯错“流放农村”加剧城乡教育失衡

时间:2019-07-11 12:45:26 作者:孟弄武皇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7月1日,《中国青年报》刊发了一位基层教师的文章:最近,他所在的乡村学校迎来了一名城里老师,而3年前,在一个学期的中途,曾来过3名城里教师。两次都是因为城里老师“组织和参与有偿补课”受处分调来的。这位基层教师跟同事们想不通:为何城里老师违纪犯错就往咱乡村学校调?到乡村任教什么时候成了一种处罚手段?

这些心理问题和对乡村教育的实际伤害不容忽视。缩小城乡差距,关键在于教育资源“向农村倾斜”。但是,到底是什么样的资源向农村倾斜?当然不该是豆腐渣教学楼、犯错教师,而理应是优质的教育资源。城乡教育的客观差距,不是将调动作为奖惩的依据,而是实现城乡教育平等的动力。那些羞辱农村师生的管理方式,真的该清理一下,扔进垃圾堆了。

当然,放松的技术除了这种还有其他的技术,例如放松场景体验、目光凝视技术、计数法、“仿佛”法等,另外还有催眠加深的技术,对于自我催眠来说比较难以把握,就不再介绍了。

在我看来,让犯错教师换个环境,避免犯错老师在原岗位上导致师生矛盾、家校矛盾升级,有利于其放下思想包袱,改正错误,是正常且有效的教育管理手段。问题在于,在实际操作中,从“好学校”调到“差学校”,从城市学校调到乡村学校,往往被视为对教师的处分。安徽太和县将某犯错教师调往农村中学,同时高调宣传调去的是“农村高中”,就是基于这样的“惩罚思维”。

严查“为官不为”,是为了让干部主动作为。秦皇岛市“1 3”正风肃纪机制中的“3”,就是指建立健全鼓励干事创业容错纠错机制、回访教育机制和诬告陷害行为澄清处理机制。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09日 13 版)

将教师的调动,视为对教师的“奖励”或者“惩罚”,当然有其现实性。这个现实性就是城乡差距和校际差距。但如果将教师调动与奖惩挂钩,看似是“论功行赏”“论罪定罚”的“公平竞争”,却造成了更大的不公,并且形成了对农村学校、农村师生“官方认证”的教育歧视,成为加剧城乡教育不平衡的“软件因素”。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中国自古即重创新,惟立新改革而后有发展。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进步日新月异,就是不断创新的结果,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惟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科技要创新,制度要创新,人才也要创新。青年是革命的柱石,革命的基础,革命果实的守卫者,是使历史加速向更美好世界前进的力量。让我们新时代的青年,以青年之我,创造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为世界进文明,为人类造幸福。

调离本身不是一种处分措施,只是达到人岗相适的一种组织管理手段。将调离与奖惩挂钩,使农村学校成为犯错教师的“流放地”,不利于农村学校吸引优质师资和生源。农村教师和学生会有被羞辱感和被抛弃感;原本诚心到农村服务的教师也会产生顾虑,怕被人误以为是自己“能力不足”或者犯了错误被“发配农村”……

人工智能和工业物联网正在融合,使生产流程数字化,以提高生产力和减少停机时间。用于制造业的机器学习算法正在制定并针对具体的生产线挑战量身定做——例如减少生产浪费,提高流程稳定性,最大限度地减少意外停机时间以及消除流程干扰。

博狗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