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购彩在线,故事:发善心给快饿死的狐狸喂食,老伴重伤将死,狐狸来报恩

当前位置: 郑楼新闻网 > 健康养生 > 万博购彩在线,故事:发善心给快饿死的狐狸喂食,老伴重伤将死,狐狸来报恩

2020-01-11 17:44:21
人气:3866

万博购彩在线,故事:发善心给快饿死的狐狸喂食,老伴重伤将死,狐狸来报恩

万博购彩在线,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岭主

如今百鬼山的威胁已经迫在眉睫了,我必须尽快找到狐仙的踪迹,只有得到狐仙的帮助,才有希望除掉百鬼山的隐患,但狐狸生性狡猾谨慎,狐仙则更胜一筹,为了寻找狐仙的踪迹,我跑遍了整个后山,到最后却连根狐狸毛都没看到……

师傅说狐狸一般在傍晚的时候才会出来觅食,所以我今天吃完晚饭,揣着手电筒又摸到了后山,由于最近阴阳镇上越来越不太平了,尤其是夜晚,很容易遇到百鬼山上下来作恶的阴魂邪祟,所以我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上雪儿。

今天月色很足,为了隐蔽起见,我关上了手电筒,借着月色在后山的林子里四处摸索寻找着狐狸的踪迹……

林子里面很静,只有一些窸窸窣窣的虫鸣声,偶尔从林子深处传出一两声猫头鹰的咕咕声,听起来有些阴森恐怖。

我围着林子转了起来,走了大概半个小时,依然没有任何发现,就在我有些气馁的时候,突然感觉前面的林子里仿佛起了一层薄雾……

我愣了一下,转身看了看林子周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快走到了百鬼山脚下了,不远处,月色下罩着一层浓雾的百鬼山如同一个大坟包一样,我索性打开了手电筒,准备返回到后山深处去找找……

可就在我一转身,突然听见不远处的林子里面好像有点动静!

我马上摁灭了手电筒,猫着腰轻手轻脚摸了过去,这个声音很微弱,走近后,感觉这声音听起来有点像……像是咀嚼声!

难道谁大半夜的在树林里面吃东西?!

我摸到一个小坡上,躲在一棵树后探出头,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源头,竟然是一只羊……

那是一只白色的羊,低着头默默啃着山上的草皮……我长吁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原来只是一只羊而已……

我心里有些纳闷,这是谁家的羊,怎么大晚上的还不赶回去?难道走丢了吗?我摇了摇头,自己没时间去管这些闲事了,可那咀嚼声依然萦绕在耳旁,那声音很清脆,不像是吃草发出的声音……

这只羊在吃什么?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我盯着不远处吃的正起劲的白羊,轻轻从它身后绕了过去,打开手电筒照了一下,等我看清楚后,顿时后背一阵发凉……

它竟然在吃肉!那地上的不知道是一只什么动物的尸体,血淋淋的,已经被这只羊活生生吃掉了一半,它不光吃肉,连尸体的骨头都不放过……

你见过吃活物的羊吗?长着一副人畜无害的脸,茹毛饮血的撕扯着动物的血肉!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马上关掉了手电筒,蹲下身子仔细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那只羊,借着昏黄的月色,我发现这只羊身上有些奇怪,它身上很脏,沾着很多土渣,而且肚子以及后腿甚至已经腐烂变色了,身上甚至有许多细小的蛆虫在蠕动着……

这……这竟然是一只死羊!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突然发现耳边的咀嚼声消失了,我扭头一看,发现这只羊正歪着脑袋瞪着猩红色的眼睛静静的看着我……

我一时间差点忘记了呼吸!我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就是一声巨响!

我吓了一跳,等我看清楚的时候,发现身后竟然站着一个拿着一把筒子枪的中年男人!我回过头一看,只见那只羊的脑袋已经被打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味……

男人的脸色也有些发白,他走到那只羊的尸体前捂着鼻子仔细看了看,仿佛在确认它是不是死透了,随后,他又扭头看了我一眼。

“这大晚上的,你跑到林子里干啥?”

我尴尬地笑了笑,指着地上那只羊问他那是什么东西,男人把枪挎在肩头,摸了摸下巴上的一小撮胡须缓缓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但是最近这种东西越来越多了……”

我看了一眼他身后背着的筒子枪,“大哥,你是猎户?”

小胡子男人又摇了摇头,“我爸年轻的时候是猎户,这是他的枪……”

男人告诉我他第一次发现这种怪东西的时候是上个月,那天晚上山上下来一条野狗,把他们家里养的一头小黄牛活活咬死了,等到他把野狗打死的时候,发现身后自家那只被吃了半边脑袋的小黄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后来小胡子担心山上再有这种东西下来祸害人,索性就拿着家里的筒子枪,每天晚上在周围的林子里面巡逻,这一个月以来,已经杀了好几只这种怪东西了……

我看了看不远处的百鬼山,那山下的薄雾已经逐渐开始蔓延扩散,这些诡异的动物很有可能是受百鬼山的影响才会变成这样。

回去的路上,小胡子担心我再碰到这种东西,坚持要送我回去,路上我打听到小胡子姓王,叫王勇,家就住在刚才那个山坡下的村子里,我问他最近在山上有没有碰到过狐狸洞,小胡子摇了摇头,说现在附近几乎已经看不到狐狸了……

第二天一早,我去镇上买了点东西,准备去拜访一下昨天那位小胡子大哥,他父亲是猎户,没准会知道一些狐仙的消息……

到了昨天那个坡下,那里正好有一个小村子,我进去打听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小胡子的家。

他们家是一个比较朴实的土砖房,和村子里其他人家一样,而且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这种土砖房虽然看起来有些简陋,甚至墙体上还有一些缝隙,但是却散发着一种独有的气息,尤其是屋外土墙上挂着的一串串红辣椒和一些腊鱼肉,充斥着一股家的温馨感……

也许是我有点想家了,等我和师傅搞定了百鬼山,我一定要跟师傅请个假,带着雪儿回一趟家……

屋子的大门是开着的,我走到门口,里面是敞亮的堂屋,屋里没有人,大门正对着屋里开了一扇后门,后门微掩着,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休息……

我在门口喊了两声,屋里没有回应,我走进屋里,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堂屋的桌上,一抬头,突然发现堂屋里案台上竟然摆着一个小香案,香案上插着三炷香,香后供奉的竟然是一只动物!

我上前仔细看了一眼,发现那是一只尖嘴细眼浑身雪白的狐狸,那只狐狸应该是瓷器做的,尾巴上还染着一抹红色……

没想到我竟然歪打正着,还真碰到一个供奉狐仙的猎户了!

那狐狸后面还摆放着一个牌位,我按耐住心头的激动,来到屋里缓缓推开了虚掩的后门,发现这屋后有一个小院子,院子不大,背靠着一堵山壁,角落里还有一口长满青苔的老井……

而坐在院子里休息的却不是小胡子,而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汉,看来他应该就是小胡子的父亲了,我轻轻喊了一声老伯,老汉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我仿佛楞了一下,也不说话,就这样直直的盯着我……

我被老汉盯得有些不自在,便说自己是来找王大哥的,顺便把昨天晚上在山上遇到怪羊的事情跟他简单讲了一遍……

老人听完神色有些缓和,点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我先坐下等等,说儿子带着老婆去医院了,一会就回来。

随后,老人便躺在靠椅上闭目休息,我坐在一旁的木椅上等了一会,最后还是没忍住便向老人打听起他们堂屋里供奉的那个小狐狸。

老人笑了笑,缓缓睁开了双眼,“小伙子,它叫血狐,可不是一般的狐狸……”

我心头一动,看来那只狐狸很有可能是他们供奉的保家仙!

我搬着椅子往老人身旁靠了靠,“老伯,您说的血狐是保家仙吗?”

老人缓缓点了点头,“这只狐狸对我王家有恩,如果没有它就没有我老王家……”

“那它现在还在您家里吗?”我急忙问道。

老人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扭过头看了我一眼,“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我楞了一下,“什么忙?您说……”

老人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双腿,“我年轻的时候打猎摔了腿,你能不能扶我到门外看看?”

我马上点了点头,起身扶起来老人,老人的手有点凉,他双手紧紧攥着我的手臂,攥的我手臂有些发疼,就这样,我搀着他一步步从后院走回了屋里,老人看着大门外,眼神仿佛有些激动……

我心里顿时有些纳闷,难道他的家人平时不让他出门吗?

扶着老人来到堂屋里,我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香案上那只白色小狐狸,身旁的老人突然叹了口气……

“这只狐狸是我年轻的时候在山上打猎碰巧遇到的,那时候它还小,它旁边躺着一只已经死了的老狐狸,当时我看它缩在老狐狸怀里已经快要饿死了,我就在旁边放了一点吃的……”

老人说完,我们已经到了屋外,老人松开攥住我的手,拿起门外的一根歪歪扭扭的木棍当做拐杖,抬头打量着屋外的一切,仿佛很久没出过门一样。

过了半晌,老人回头看了一眼屋内的香案,又继续说道:“本来当时我并没在意这只狐狸,后来有一次我家老婆子带儿子在山上摘野果,那时候我儿子还刚刚学会走路,老婆子不小心从山上跌了下去,脑袋正好撞到山上的一块花岗岩上,裂了一个大口子,等我找到她的时候,老婆子的身子都已经凉了……”

“当时我抱着老婆子在山上跟儿子哭了半夜,就在我准备抱着老婆子的尸体回去的时候,旁边的一棵树后突然出来了一只小狐狸,当时我一眼就认出来这只狐狸,因为它尾巴上有那么一小撮红色的毛……”

我扭头看向屋里香案上那只小狐狸,看来这只狐狸肯定就是老人当时遇到的那只。

老人在我身后继续讲着,“小狐狸出来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它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到老婆子身旁,舔了舔她头顶被花岗岩撞破的血口子,然后就走了,等我抱着老婆子回到家里的时候,老婆子身上竟然逐渐有了温度,没过一个时辰老婆子竟然醒过来了!”

“可能由于脑袋受了伤,老婆子醒了之后不会说话,谁都不认识,后来过了很久,老婆子才慢慢恢复过来,打那天起,我就专门请人烧了一只白瓷狐狸,一只供奉到了现在……”

我站在门口望着屋里的香案听入了神,半天才反应过来,看来这只狐狸很有可能是一只狐仙,竟然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我进屋仔细看了看香案上那只小白瓷狐狸,喃喃道:“那后来呢?您还见过它吗?”

屋外的老人半天没有回应,我回头一看,只见门外空空如也,我急忙跑到门外,周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老伯去哪了?他不是腿脚不好吗?怎么突然跑得这么快?我回头看了看,只见门口那根歪歪扭扭的木棍竟然还放在原处!

就在我发愣的功夫,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我以为是那位老伯,回头一看,发现原来是小胡子回来了,他和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一起搀扶着一个大肚子孕妇,小胡子见我站在他们家门口也是楞了一下。

“是你……小兄弟,你咋来了?”

我回过神来,告诉小胡子自己是过来谢谢他的,并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小胡子说了一遍。

说完后,面前的三人都愣住了,半晌后,小胡子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笑,“进屋吧,先进屋再说……”

进屋后,老妇人扶着怀孕的女人进了房间,小胡子泡了一杯茶递给了我,“小兄弟,你刚才真的看到我父亲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有些纳闷,感觉小胡子好像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胡子指了指一旁的香案后面那个细长的牌位。

之前我只在意前面那个小白狐狸,没注意到后面的排位,我凑过去仔细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小字。

“先父王茂德之灵位。”

这……这是他父亲的灵位?怎么可能?!刚才我明明看到老人了,而且还扶他从屋后走到了外面,想到这里,我突然回想起刚才扶老人出来的时候手臂上那冰冷的触感,顿时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

一旁的小胡子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回过神来小声问道:

“王大哥,刚才我看到的那个坐在你家后院的老人,真的是你父亲吗?”

小胡子叹了口气,缓缓点了点头。

“我父亲两年前就走了,他走的那天夜里,我妈做梦梦到一只白色的小狐狸,那只狐狸在梦里告诉我妈,让我们把父亲的棺材埋在母亲的床底,这样父亲就可以回来……”

“那后来呢?你们照做了?”我紧接着问道。

小胡子点了点头。

“父亲生前说过,是那只狐狸救了我母亲,所以我们相信它不会害我们,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把父亲的棺材埋在了母亲的床下,然后在堂屋里开了一个后门,在屋后做了个小院子,没想到天一黑,父亲竟然真的出现在屋后的小院里……”

小胡子说完回头看了看屋后空荡荡的院子,眼中有一丝失落。

“从那天起,父亲和往常一样住在家里,但是我们都知道,父亲只是一个魂魄,母亲说活人走前门,死人只能走后门,所以父亲这两年来从来没从前门出去过,他在后院待了两年,一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现在是什么样子,但是母亲不让他出门,因为他已经死了,出了屋子就会被魂使发现,这样他就回不来了……”

魂使?我突然回想起那个神秘西装男,他曾经自称是魂使,我在阴间也见过他,难道小胡子的父亲现在已经被西装男带回阴间了吗?

我看了一眼屋后的小院子,原来老人已经在这个狭窄的小院子里呆了两年了,难怪他会让我扶他出门,原来他是想借着我身上的阳气来到屋外……

搞明白这一切之后,我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小胡子,“不好意思,王大哥,我不该带您父亲出门的……”

“小伙子,这件事不怨你,是老头子他自己熬不住了,他若想要出去,咱们是防不住的……”

身后突然传来老妇人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小胡子的母亲出来了。

“那老伯现在为什么不见了?难道他已经被魂使带走了?”

老妇人缓缓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我也不知道,他若是被魂使带走最好,我最担心的是他遇到百鬼山的恶煞,这样他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犯事了,万一老伯真的遇上百鬼山的邪煞了,那肯定就凶多吉少了!

“那……那咱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老伯回来?”

老妇人摇了摇头,“死人不能走大门的,他只要出了这扇门,就回不来了……”

老妇人说完扭头看了我一眼,“小伙子,你也不要自责,是福是祸都是老头子自己的命……”

我看着老妇人眼底藏着的那一丝不舍,心里很不是滋味。

离开小胡子他们家后,我把这件事跟师傅讲了一遍,师傅有些意外,他拿着烟斗子思索了很久,缓声说道:

“按理说,把死人的棺材放在床底下并不能掩盖尸气,就算他们不让老人出大门,魂使一样能找到老人的阴魂……”

我楞了一下,“师傅,您的意思是他们在骗我?”

师傅皱着眉摇了摇头。

“不一定,但是他们肯定有所隐瞒……”

10

晚上,吃完晚饭后,我和师傅还有雪儿一起坐在院子里纳凉,师傅拿着一把蒲扇不时摇动几下,帮我和雪儿赶走身旁围绕的蚊虫。

就在我们商量要如何才能找到狐仙的时候,院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来火葬场干啥?

我拿着手电筒来到院门口,发现竟然是小胡子大哥!

“王大哥,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小胡子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我轻声道:“我爸回来了……”

我愣了一下,不是说老伯回不来了吗?难道他一直都没有离开屋子周围?

小胡子紧接着又说道:“他回来之后明显有些不正常,坐在院子里也不搭理我们,我母亲担心有意外,所以让我来请你过去帮忙看看……”

我点了点头,转身把事情跟师傅说了一遍,师傅起身说和我一起过去看看,毕竟老伯是镇上唯一和狐仙有过交集的人。

就这样,我们三人和小胡子一起摸黑往镇上赶去,路上小胡子告诉我,老人回来后仿佛不认识他们一样,还总是盯着儿媳妇怀孕的大肚子傻笑,说得我心里都有些发毛了……

到了小胡子家里,一进门便看到老伯目光呆滞的坐在堂屋里发呆,一旁的老妇人坐在一旁跟他说话,可老伯却一直无动于衷。

就在师傅准备上前仔细看看老人的时候,隔壁偏房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痛苦的呻吟声,老妇人闻声急忙跑进屋里,马上又跑出来满脸焦急道:

“不好了,勇子,秀秀好像要生了……”

老妇人说完我们都愣住了,小胡子急忙道:

“那……那怎么办?现在天都黑了没法去医院了!”

“你快去找村里的张婆婆,她前几年当过接生婆,快去!”

小胡子急忙冲了出去,我回过神来,突然余光发现刚才还坐在堂屋目光呆滞的老伯,此刻竟然歪着头直愣愣的盯着儿媳的房门傻笑,嘴角甚至还流出了口水!(作品名:《阴阳岭之血尾狐》,作者:岭主。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